大/型/养/殖/供/种/基/地

联系电话:52761406

站内公告:

加拿大pc
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彭于晏:挺身而出的平凡人才是真正的超级英雄

时间:2021-01-03    点击量:

  第四次和林超贤导演合作 《紧急救援》致敬海上救捞人员

  彭于晏 挺身而出的平凡人才是真正的超级英雄

  原定于2020年大年初一1月25日上映的电影《紧急救援》,终于在今年12月18日公映,这是导演林超贤和主演彭于晏继《激战》《破风》和《湄公河行动》后的第四次合作。

  《紧急救援》是林超贤执导的首部海上救援题材华语影片,取材于真实海上救援事件,讲述了救捞员在天灾人祸面前舍己为人,勇往直前救人的故事。

  2020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,这一年很多人都开始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,对于那些守护生命的“平凡英雄”更是充满敬意。彭于晏表示,海上救捞人员和今年疫情期间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等群体,才是真正的“超级英雄”:“没有从天而降的守护神,只有挺身而出的平凡人,他们是真正的超级英雄。谢谢你们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。”

  导演一找我就来拍了

  作为华语影坛首部聚焦海上救捞题材的影片,《紧急救援》取材于中国海上救捞人员的动人故事,是林超贤导演潜心准备五年之久的作品。对于拍这部电影的初衷,林超贤导演表示,之前一直想拓展新题材,五年前看到救捞人员的短片时就被感动。虽然救捞人员面对“凶猛”的自然之力是那么渺小,但是他们拥有的“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”的救捞精神又是这么伟大,很令人敬佩。海上救捞人员的职业鲜为人知,将他们的故事拍成电影,让他们走进大众的视线是导演一直以来的愿望。

  与林超贤以往的作品相比,《紧急救援》拍摄难度更上了一个台阶。为了让飞机坠毁场面更加真实,林超贤打破以往用特效制作飞机场景的惯例,采用实景拍摄并购买了一架真飞机。为了让演员有更好的表演,林超贤和演员一起深入水底,亲自掌机拍摄。有一场潜水的戏份让几乎没有潜水经验的他感受到了恐惧,林超贤说:“当恐惧来的时候你是会越来越放大那个恐惧,完全控制不住,我的手都在抖,抓着机器也在抖。”

  凭借《湄公河行动》和《红海行动》,林超贤在内地成为“最卖座和受欢迎的香港导演”之一,其中《红海行动》让他拿下百花奖、华表奖、金鸡奖最佳导演,成就中国电影三大奖最佳导演的大满贯。而在业内,林超贤更是著名的“魔鬼导演”,想演他的电影,演员必须做好被“虐”的准备,其中他的老搭档彭于晏,自然是被虐得最苦的一位。

  两人首次合作拍摄《激战》时,彭于晏接受专业拳手训练,耗时3个月学会泰拳、锁技与巴西柔术,拍摄时林超贤让彭于晏与职业拳手对阵,希望能够“说服观众”。第二次合作《破风》时,彭于晏参与集训4个月,训练及拍摄过程累计骑行超11万公里,几乎绕地球3圈。紧接着,两人在《湄公河行动》展开第三次合作,拍摄时林超贤不慎被六寸蜈蚣咬伤脚踝,彭于晏真枪实弹,每个动作指令都贴近真实。这次在《紧急救援》中他们挑战的是全世界公认难拍的“水戏”。

  彭于晏表示,导演一找他演《紧急救援》,他二话不说就来了:“我知道拍导演的戏会特别有意思、特别过瘾,当然也会有一定的挑战和难度,这也是为什么我想要拍导演的戏的原因。我其实早就准备好了,只是没想到这次准备不够,8个月的拍摄,天天都是各种难度升级,非常有挑战,体力和精神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惊喜。”

  彭于晏在《紧急救援》中扮演的是海上特勤队队长高谦,“他是一个很有勇气、有经验、责任感很强的人,执行过非常多任务,救过很多人。”

  在开拍之前,林超贤导演就拿救捞队员的资料给演员们看,让他们了解海上救援人员的生活,演员们还要跟他们一起训练,彭于晏说:“他们都很好,私底下也都很普通,我们像朋友一样,但是他们接到任务的时候,却是完全不同的样子。一次他们出任务时,我跟着去,你不敢想象这些平时貌似普通的人在直升机上面悬挂着,你会感觉他们似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有时候,你得放弃什么而去拯救其他人生命,在水里面,你只有三五分钟。你只能救两个人,但是周围有二三十人,那你怎么办?这就是他们要面对的,他们每天上班都要面对这种人间的悲剧,回到家里又要做一个正常人。这就是导演在这部戏里要讲的,我们也是亲身体验过,才发现他们有多么了不起。”

  演完这部电影,彭于晏对救捞队员心生崇敬,他坦陈在未演之前对这个职业并不了解,在演了之后,才知道救捞队员就是把“生的希望”送给别人,“他们面对的是人生的悲剧,如果没有信仰、没有坚定的内心,是没办法去迎接和完成任务的,这个职业,要有足够的勇气和信仰,他们才能够忘掉自我,忘掉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他人。”

  被各种虐,每次下水都要做心理准备

  尽管之前已经合作三次,可是彭于晏没想到这次还是被“虐出了新高度”,他笑说,“基本上是各种虐吧,这就是导演的风格,他就是喜欢‘虐待’艺人。但其实演员是可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得到很多的养分,这也是让我们爱上导演的原因,让我们能拍出一部很难忘的戏。”

  问及印象深刻的戏,彭于晏表示有太多场难忘的了,“像我第一次被火炸,在六七百度的火里被炸,还炸好几次,我以为拍完没事了,结果后面要被水炸,炸完后,导演还很兴奋地说:‘彭于晏终于被我用水炸了。’之前我不知道原来水可以用来炸人的,炸完后第二天又被吊到空中一天,吊到快吐,但也挺过瘾的,因为真实拍摄是悬挂在直升机上面,非常高,所以也很难忘。以为下来没事了,接着要用火烧,然后再来就是用水淹,所以这次算是各种体验。”

  既然展现的是海上救捞,水上戏自然是重头,彭于晏透露在拍摄时他有几次溺水,“有一场印象特别深刻的戏,是在墨西哥拍摄时,我被威亚钩住,然后被压到池底下面。大家都吓到了,我也出不来。我发现绑我的那条威亚卡在卡车的底座,救援队还没有来救我,我就想那我先自己救自己,就找身上有没有工具可以切割绳索,但是切不开,后来找到钩住的那个点,死命地把绳索解开出来了。导演一直说‘没事吧,没事吧’,我说我要休息一下,因为绳索很紧拉不开,我死命去拉,指甲整个都掀起来,手都裂开了,导演被吓到了,这件事情我觉得最恐怖。”

  还有一次在水里面,彭于晏的氧气瓶要没气了,他说备用气瓶只能吸8口,水压越深,吸得越多,“我这8口每次都要省着用,这是拍一个很长的镜头,救援队的人要撤很远,我拍完要游回去的时候,氧气瓶就没有气了,也找不到备用气瓶,我就憋着一口气找出口。这种状况常常会发生,我一直觉得我游泳很好,但当你真的在水下十几米的时候,跟你在游泳池是完全不一样的,而且我们身上带着很多铅块,所以我是浮不上去的,再加上6℃的水温,感觉就在冰库里面。”

  彭于晏坦陈现在回想拍水里的戏,会后怕。“我记得拍完那几个场景之后,我们去吃饭,墨西哥当地的工作人员会主动跟我打招呼,跟我比赞。我们救援队的朋友跟我讲,当地的救援人员都觉得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很多人不敢相信我们中国演员是自己下去拍,外国电影去那个场景拍,都是替身下去。”能完成这些戏份,彭于晏感谢他们接受的“魔鬼训练”,“我们训练时学到的,在拍戏的时候全部用到了,如果没有提前训练学好的话,可能就不敢拍这个戏了。”

  彭于晏自认喜欢挑战、胆子大,“我自认我是那种你只要给我,我就不怕的人,但拍这一部戏,我真的每天下水前都要做心理准备,因为水太冷了,而且水里面有化学物质,戏里面有很多需要我脱掉装备,没有护目镜,化学物质就会进到眼睛里,眼睛睁不开,摄影师下水都是有戴护目镜的。护目镜拿下来一下,水流到眼睛里受不了,要一直洗,而我是每天泡十几个小时,每次因为水冷,可能呆个十五分钟,然后再下去。我每天都要洗眼睛,到最后眼睛就一直流眼泪,双眼通红。导演也心疼,所以他也会下水去陪我。”

  尽管《紧急救援》的安全措施都非常到位,但是,彭于晏表示,拍摄时他们还是怕有万一,“虽然隔热服都试过了,但毕竟火的温度最低也有300℃,我整件防火衣都烧起来了,拍摄就是要这个被燃烧起来的感觉,但是全副武装还是会害怕,依然能感受到皮肤在烧。天天这样拍,天天被悬吊还是会怕,我没想到我可以撑过来。”

  彭于晏表示,他跟着真的救捞队去救援过,救援过程很辛苦,真的体验到生命的脆弱,没有办法去想象大自然的力量,“真的太恐怖了。拍完这部电影,我觉得一定要珍惜生命。现在如果我搭飞机,都会看救援手册,看逃生舱门在哪里,看附近的人,如果真的发生什么,哪些人需要救助。以前不会,但现在就变成本能,然后会想象当时拍戏的状况,我都会数有几位老人,有几个是坐轮椅上来的,这些都是我拍完电影之后意识到的,不由自主的,就觉得还蛮夸张。一讲到逃生舱门,我就会想到过去8个月的训练和在飞机里面救人的恐怖场景,我就一直告诉自己,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什么事情,我是可以救人的。”

  铁打的彭于晏,打铁的林超贤

  和林超贤导演合作,对彭于晏来说可谓“痛并快乐着”,谈及导演的电影难度越来越大,彭于晏笑说:“如果难度没加大,我想也不是林超贤导演了。认识导演以来,我觉得他最了不起的地方,就是他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执著,所以,导演用这样的热情拍电影的时候,你就会被感染,然后你也会觉得,为什么不这样去做呢?”

  能够四次与林超贤合作,彭于晏认为可能是两人有缘分,“他很欣赏我,我也很尊敬他。很少有演员可以和同一个导演合作四次的,所以很难得。很多时候我们合作可以省略一些磨合的东西,像是‘家人’了。七年时间体验了四种不同的人生,而且,这四个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体验到的。导演每一次都非常好,而且,我相信他只会越来越好。导演越做越有挑战性,因为他每一次拍的东西都是新的,就像这次拍水底,我们之前都没有体验过,很多都是未知的,只能到了现场去拍摄才能够跟着镜头去走戏,训练好了再去拍,拍摄之前还得再彩排一下,可想很多现场的状况其实很难去执行。我们都在学习,导演也会给予我很多信心。”

  有一个说法是“铁打的彭于晏,打铁的林超贤”,彭于晏笑说以前听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把他们的情感说小了,“好像只有磨炼而已,但经过《紧急救援》,我觉得说得太精准了。因为我觉得《紧急救援》真的像是‘磨’,很危险,好几次我都是抱着豁出去的心态。如果导演不是林超贤的话,我肯定会有怀疑,会担心能否这么拍。其实在拍完《湄公河行动》的时候,导演就有跟我说这部戏,那时候我很想拍这部,但也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,刚好导演那时候有别的戏,所以就休息了一阵子。”

  拍每一部戏,都尽量让自己做到不要后悔

  虽然是“黄金搭档”,但问及两人是否出现过矛盾或分歧,彭于晏回答说:“肯定会有的,可能在一些表演上面,我会有一些想法与导演想的不同,不过导演也知道一定要给演员空间,在这个基础上,我努力给他惊喜,他看到后,觉得我塑造的角色比他脑中想象得更立体,导演就会觉得很值,我也过了自己想演的瘾,所以,一定是要互相相信。一个人的想法有限,我们合在一起就是无限。当你愿意去分享你想要的东西,那他肯定也会跟你分享他的东西。我和导演的分歧常常是他可能觉得够了,我还想要给更多,他会让我演,让我过瘾。我觉得跟导演拍戏有一个好处就是,他看到的我,永远跟别人看到的我不一样。”

  彭于晏说林超贤和他的关系亦师亦友,“他觉得我这个年纪应该拍什么,就找我拍,如果我还没有到那个阶段,可能那个阶段的戏就不适合我。他希望我能慢慢地成长,某种程度上,我也能够理解他到底想要追求什么,彼此有一种心灵上的默契,我会觉得有这样的人在电影行业里,是一种会被互相感染的存在。这不需要说出来,从他想要做什么,就能够看得出来,所以就很合得来,我蛮欣赏导演这一点。从《激战》首次合作到现在,我和导演都没有变过。幸运是真的,我没有想过拍完《激战》之后,还能跟导演有之后这么多的合作,他可能也没有想过彭于晏这个演员还能用,所以,我也觉得我蛮幸运的。如果导演觉得我是一个璞玉,可以在他的电影里面去雕塑出不一样的花样,我很乐于被他塑造成不同的形象。”

  问及两人是否打算合作第五次,彭于晏表示,两人其实已经聊过很多题材:“每次我们跑步聊天就会想一个题材,他会问我喜欢什么,我也会问他喜欢什么。之前我们讨论过很多,像是赛车的、动作的、枪战的,通常都是导演说他想拍的类型,他的电影我通常都没有什么设限,因为我相信他。”

  在彭于晏看来,林超贤导演有权利选择他觉得合适的演员,“不是说我们现在合作了四部就一定要合作第五部,要不要继续合作,我觉得有时候就是彼此之间的磁场吧,我们都知道这种磁场得来不易。所以,在拍每一部戏的时候,我都尽量让自己做到不要后悔,因为只有这个是我可以控制的。在能控制的范围内,做到最好,这个过程中我会得到经验、智慧、果实,这就很值得了。”

  文/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/彭于晏工作室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加拿大pc 版权所有 电话:52761406

地址:加拿大pc ICP备案编号:苏ICP52761406  统计代码放置 技术支持:AB模版网

网站首页 | 加拿大pc | 招商加盟 | 产品展示 | 案例展示 | 新闻资讯 | 人才招聘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